他是神秘东欧首富,公司盈利超趣店,曾被央视曝光在中国放高利贷

2019-12-03 08:32:02 518 518

温塘县

编辑刘小英

另一只大鳄鱼出现在中国消费者金融领域,但它仍然是一只纯粹的外国鳄鱼。

一家未偿贷款余额为221亿欧元(1726亿元人民币)的消费金融公司希望在香港交易所上市。根据招股说明书,就销售点数量而言,该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金融公司。其业务覆盖中国、独联体、南亚和东南亚以及中欧和东欧的9个国家。中国是它的主要市场。

该公司的名称是杰克森集团。它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是彼得·凯尔纳,捷克共和国最富有的人。其中国分公司是著名的捷森消费金融公司。2010年,捷森消费金融(Jetson Consumer Finance)成为中国首批获准开业的四家消费金融公司之一,也是迄今为止中国唯一一家外商独资的消费金融公司。

在中国人的印象中,至少在金融领域,外资的生活从未像国内资本那样美好。最典型的例子是银行业。尽管对外开放已有十多年,但外资银行一直难以与国内银行相媲美。

捷信消费金融是个例外。2018年,捷森消费金融(Jetson Consumer Finance)以1.79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3.98亿元)的净利润在24家老牌消费金融公司中位居榜首,将兆联金融、中银金融等银行公司甩在后面。

这只东欧大鳄鱼在中国的土地上就像鸭子对水一样。

01

神秘的东欧鳄鱼

杰克森集团诞生于捷克共和国最负盛名的投资集团

派富集团官方网站

彼得·切尔纳(Peter Chelner),集团创始人兼实际控制人,1964年出生于捷克斯洛伐克,1986年毕业于布拉格经济大学生产与经济学院。

1991年,大学毕业仅仅五年后,他建立了一个投资基金ppf。此后,他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成为捷克最大保险机构的股东,将一家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转变为一家可持续发展的私营公司,从而发了财。

在这个投资基金的基础上,彼得·切尔纳(Peter Chelner)建造了一个涵盖保险、消费金融、银行、电信、房地产、生物技术等领域的巨无霸。截至2018年底,PAF集团资产超过450亿欧元。捷克国家银行甚至将PAF集团列为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

彼得·切尔纳因此成为捷克共和国乃至东欧16个国家的首富。

在东欧首富的财富地图中,消费金融无疑是最重要的部门之一。截至2018年底,主要消费金融业务杰克森集团(Jetson Group)总资产达到235亿欧元,约占派富集团总资产的一半。其业务覆盖中国、独联体、南亚和东南亚以及中欧和东欧的9个国家。它的地位不言而喻。

2019年7月15日,杰克森集团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招股说明书。这个主要的东欧金融巨头第一次在中国展示了自己的全景。

02

巨鳄的命运

每个人都说中国对杰克森来说是个幸运的地方。

2007年,住房信贷有限公司在深圳设立总部,并开始在中国从事消费贷款业务。与此同时,宜欣集团、九财富集团、拍卖贷款公司等本土互联网金融企业也开始起步,但杰克森比这些本土企业幸运得多。

为了配合消费升级战略,银监会在2009年推出了消费金融公司试点,杰克森成为首批四家试点公司之一。2010年2月,在中国市场仅3年的捷森成功获得第一批消费金融许可证,并在天津成立捷森消费金融有限公司。

在中国消费金融领域,消费金融公司通常被视为仅次于银行的“正规军”。

一方面,消费金融公司可以公开、光明正大地从事贷款业务,将利差作为营业收入,而不用担心监管压力;

另一方面,消费金融许可证的融资杠杆已经达到10倍。特许机构可以通过接受境内股东或关联方存款、向境内金融机构借款、发行金融债券和同业拆借等方式整合资金。融资渠道和成本远远优于小额贷款公司、分阶段平台、电子商务和其他实际从事消费金融业务的机构。

对于想逃避监管、以各种方式拓展融资渠道的“杂牌大军”,消费金融许可证是他们梦想的“大道”,也是他们遥不可及的“距离”。

在过去10年里,银监会只发放了27份消费金融许可证,其中大部分都有银行背景。众所周知的四大互联网巨头batj都在发展消费金融业务,但只有百度通过入股哈尔滨银行的消费金融曲线获得了许可,而大多数其他公司通过保理等许可在业务上迂回曲折。

作为唯一一家获得消费者金融许可证的外资独资公司,捷森从一开始就远远落后于中国同行,其后续表现甚至更令人鼓舞。

2019年上半年,杰克森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1.01亿欧元(164亿元人民币),净利润3.17亿欧元(24.8亿元人民币)。在中国知名上市金融科技公司中,上半年最大净利润为20.93亿元,低于杰克森的利润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上半年,杰克森集团核销不良贷款造成的金融资产减值损失达到8.63亿欧元(约合67.5亿元人民币),吞噬了数倍的净利润收入,否则其利润数据将更加耀眼。

按地区划分,从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杰克森集团一半以上的收入来自中国市场,从2017年起,这一数字进一步上升至60%以上。

截至2019年6月30日,杰克森集团在中国的未偿贷款余额为136.21亿欧元,也占集团未偿贷款余额总额的60%以上。

杰克森集团今天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中国市场。

03

针对中国年轻人

杰克森在中国是如何赚钱的?答案是借钱给年轻人。

截至2019年6月30日,杰克森集团在中国拥有5213万客户。市场获得的杰森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债券评级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底,其半数客户年龄在30岁以下。招股说明书将这些人称为“未能从银行和其他传统信贷机构获得信贷的人”。

杰克森集团主要向他们提供销售点贷款、现金贷款和循环贷款。其中,销售点贷款是消费的分期付款,利率相对较低。它主要用于获得客户。数据显示,这笔贷款主要用于购买手机,这完全符合年轻人的消费习惯。

年轻人被分阶段消费吸引后,杰克森通过交叉销售以较高的利率向他们出售现金贷款和循环贷款,并获得巨额利润。

过去三年,杰克森集团现金贷款的平均实际年利率分别达到42%、37%和31%。直到2018年,平均实际年利率才在中国监管规定的法律范围内。

事实上,杰克森发行超高利率贷款的历史悠久。2013年,中央电视台的“经济半小时”节目透露,杰克森向大学生发放高利贷,年利率超过50%。从那以后,关于杰克森高利贷的问题从未停止过。

城市圈在诸如“我应该从哪里借钱?”向无法从银行和其他传统金融机构获得贷款的人发放贷款是一个高成本低收入的问题。这群人通常还款能力差,自然有很高的逾期风险。大多数平台只能通过收取极高的利息来支付高昂的成本。

但是杰克森似乎并不担心这个。根据招股说明书,杰克森集团有一个22,101人的收集团队。一般来说,逾期至少一天的销售点贷款中,94%至96%和逾期至少一天的现金贷款中,93%至96%在逾期90天前收回

正因为如此,所有主要的投诉平台都收到了关于捷信消费金融公司高利贷和暴力集资的投诉。例如,目前有12,000多起针对杰克森金融公司的投诉,其中11,000多起是有效的。

高利贷收集效率很高,一个“牟取暴利”的收割机被伪造了。

从招股说明书来看,杰克森集团的总收入主要来自利差。自2016年以来,净利息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70%以上,2019年上半年这一数字接近90%。

但是在中国,情况有些不同。上述评级报告显示,在过去三年中,杰克森的消费金融费用和佣金分别占营业收入的77.83%、84.50%和73.13%。

换句话说,主导中国市场的消费金融公司实际上主要通过收费和佣金赚钱。

这种奇怪收入结构的出现可能与监管要求有关。

早在2015年,中国最高法院就明确了民间借贷行为的定义和主体范围。很明显,年利率超过36%的贷款是年利率低于24%的高利贷。直到那时,法院才支持贷款人向借款人全额偿还本金和利息的要求。

为了遵守上述规定,大多数贷款机构降低了名义年利率,然后以手续费、服务费、佣金等名义收取真正的高利贷。因此,出现了大量服务费高于利息的贷款机构,杰克森就是其中之一。

2017年底,《关于规范和整顿“现金贷款”业务的通知》(即141号文件)进一步规定,各贷款机构以利息或其他费用形式收取的总资本成本,必须符合最高法院解释的民间贷款利率规定,才能正式宣告“羊头卖狗肉游戏”破产。

对此,杰克森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承认,在141号文件发布之前,其部分产品的实际利率超过36%,直到2018年5月,该公司才调整中国市场新增贷款的综合年利率至36%以下。

04

巨型鳄鱼的隐忧

杰克森潮湿的日子似乎正在消逝。

自2017年以来,其在中国市场的不良贷款率开始飙升。2019年上半年,捷信中国的不良贷款率达到9.6%,是2016年的两倍多。因此,本集团的整体不良贷款比率亦上升至8.2%。

在招股说明书中,这被归因于中国市场动荡期间发放的贷款批次的老化增长。这意味着承认当时发放的贷款质量不高,导致不良贷款率大幅上升。

资料来源:招股说明书

同时,杰克森可能会发现很难保持高效的收集效率。

今年3月左右,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了捷信消费金融公司与众多自然人之间的贷款合同纠纷,其中大部分是捷信向逾期借款人索要本金、利息和服务费造成的。

在多项判决中,法院认定杰克森的利息和收费标准之和超出年利率36%,“事实上,这是违反法定利率收取高利率的变相行为”,还款金额按照法定标准重新确定。

判决借款人为刘圣泉,表明杰鑫向刘圣泉提出偿还本金、利息和服务费共计21,151.5元,但法院仅责令刘圣泉偿还本金10,069.17元,甚至低于杰鑫要求的本金金额。

不良贷款的增加直接影响当期利润。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捷森集团的金融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5.62亿欧元、11.24亿欧元、17.28亿欧元和8.67亿欧元,是当前净利润的几倍。

首都方面也隐藏着担忧。

杰克森集团拥有相对单一的资金来源。截至2019年6月30日,银行和金融机构借入资金余额占非股权融资未清余额总额的56.1%,成为本集团的主要资金来源。

在中国,杰克森没有银行执照,无法吸收公众存款,这一点更为严重。截至2018年底,杰克森消费金融公司综合资本余额844.59亿元,其中向其他金融机构借款763.23亿元,占比90%以上。

借钱通常很贵。2019年上半年,捷信集团的平均资本成本上升至7.6%,几乎是同期上海一年期同业拆借利率的两倍。今年5月,杰克森消费金融公司(Jetson Consumer Finance Company)在中国发行的金融债券的票面利率也达到了7%。

此外,借款期限通常不超过一年,而对外贷款期限超过一年,因此面临一定的期限错配问题。一旦资本来源被封锁,杰克森很可能面临打破资本链的风险。此次在香港上市应该会拓宽融资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9月23日,据报道,已通过香港证券交易所(Hong Kong Stock Exchange)获悉的杰克森集团(Jetson Group)突然宣布推迟上市。分析师表示,延期与不良贷款率上升有关。截至新闻稿,杰克森尚未公开回应。